膠原自生不老承諾

有效的利用這項療程來預防最大限度的減緩衰老

Blog

360回歸A股剛倆月:市值下跌超1000億,兩位核心高管昨日離職

    作者:Carol 时间:2018-04-16 15:06:42 標籤: 分類:

王如晨/文

今日下午,三六零公告稱,姚珏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副總經理兼CFO職務。同時,廖清紅亦因「個人原因」辭去副總經理職務。

這距離奇虎360藉助江南嘉捷之殼回歸A股不到兩個月。看上去頗有些異動的感覺。

不過,想想看,應該也不那麼神秘吧。夸克認為,這還是在過去的邏輯之中,就是說,許多公司一上市,CFO本來就是最常辭職的角色。這個也是A股上市公司群的一大「風景」。

當然要略微具體展開一點點。這種「風景」背後,常常對應這樣的原因:

一、權力與利益訴求:職業升遷空間、薪酬等利益;

二、壓力面:工作創新空間、業績變臉導致市值管理壓力等。

三、新的機遇:追求更為獨立的個人價值、新的成就感、滿足感。

我快速串起來說幾句。

所謂壓力面還有多重:工作本身、業績變臉、來自投資人、董事會的壓力等。

姚珏99年就是搜狐財務總監。2006年到2008年擔任奇虎360財務總監,自2008年起擔任奇虎360財務副總裁,2012年成為聯席CFO。

看得出,她不但經歷過搜狐IPO與搜狐複雜併購、奇虎360掛牌美國,還經歷了奇虎360更複雜(代價也高)的私有化以及眼前的借殼重組上市。她幾乎經歷了相對完整的中國互聯網發展史。

於一位本土成長起來的職場女性來說,就更不容易。這樣的職業女高管,一定承受了遠比男性高管更多更隱秘的考驗。

周鴻禕在內部信里高度讚揚了姚珏12年來的忠誠、責任、專業度、每逢大事時的決斷力,確實名副其實。他多次用了「戰友」,並罕見地用了一個「親人」詞彙。顯見感情多深。

但履歷越豐富,向下走可能就沒有那麼多新的期待了。或者說會很少新鮮感了。

就職位說,她已是CFO,位高權重,按照奇虎360的業務模式、三六零董事會格局,以及周鴻禕個人風格,她很難再有更高的空間。即便未來奇虎360會有更多成長機會,尤其是涉及到資本運作,她的工作可能也會有相當程度的重複。

何況這個周期,許多公司CFO的角色,越來越要跟具體業務緊密結合。你能看到過去幾年,CFO變身CEO的案例很多。

但是奇虎360的願景與重新定位決定了它未來將向許多行業、企業、政府、機構等場景滲透,就是B端氣質更濃。這對高管的專業度會有更大的挑戰。而且,在中國,360的安全類業務,每一步滲透基本都很難脫離當局的政策面變化。

當初,周鴻禕對外表示,私有化讓公司背負了巨額債務,但這是為了中國本地市場,必須做出的犧牲。

我個人認為,未來一到兩年,三六零CFO崗位一定也會發生變化。

除了上述一層,她會因為個人利益離開嗎?

放在她身上,恐怕也不是沒有一點跡象。姚珏雖然位高權重,而且在奇虎360IPO尤其是後來融資私有化、借殼上市中立下了汗馬功勞,甚至有人說,沒有她,奇虎360不可能成功回歸A股,但一個尷尬是,她所持有的三六零股份,不要說無法與機構比,在諸多自然人股東里,她也排不到前面。

也就是說,如果純從利益看,姚珏的位置、承擔的責任與壓力,與她的實際薪酬可能有比較明顯的反差。

還有,身為高管,鎖定期無法套現,買賣自家股票都會敏感。辭職而去,即便仍有鎖定,也會自由許多。此前多年,本地許多公司高管掛牌後密集辭職,確實跟這有關。

當然,我們判斷,這層應該也不是姚珏離職的核心理由。

直接說說壓力與機遇吧。在我們看來,這應該是她離開三六零的兩重主要原因。

先說壓力面。工作壓力誰都有。這裏不想展開一個CFO面向內部、外部比較繁重的職責。有人說回歸A股後,比應付美國投資人要輕鬆,我覺得肯定相反。除了內部業務層面,除了面對投資人,本地資本市場,也還有諸多社會人際的壓力。

但更大的壓力。我想,應該來自三六零業務層面以及未來的變化。

你要體會一下這微妙的時間:兩周前,三六零剛發佈了2017年年報。數據顯示,2017年,公司營收122.38億,同比增長23.56%;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33.72億,同比增長80.15%。

看去非常強勁。但要意識到,這是借殼重組上市前一個財年的數據,不太可能完全反映360的成長性。這裏面不可能沒有非常積極的財務政策。

這當然不是說財務造假,而是說為了借殼上市,許多有利的操作利好都可能提前釋放,透支未來一年甚至更久的業績。那麼,隨後就可能會有業績變臉的壓力。

這一幕,暴風科技當初已經上演過。更多企業也是如此。有的公司剛剛IPO後第一季都已經大變臉。

當然,你若細心,能注意到,根據重組上市相關協議,360公司承諾了未來3年的扣非歸母凈利,分別不低於29億、38億和41.5億。應該說,增幅預期還是很樂觀。敢這麼承諾,應該有它的底氣。

目前看,360業績是不錯。收入構成看,2017年主要收入為互聯網廣告及服務、互聯網增值服務和智能硬件業務,分別約為91億、17億、11億。其中導航、遊戲、搜索業務屬於大頭。

也要看到,傳統的業務形態、2C的業務形態佔比仍很大。當然只就架構來說,畢竟羊毛出在B端。但是,周鴻禕在2017年年報中渲染的未來業務,尤其圍繞安全方面的自主創新能力和研發能力,建立人工智能、操作系統、雲服務方面的研發平台,對可穿戴產品、智能家居產品以及消費車聯網進行研發等等,這類涉及行業互聯網業務,都不是那麼容易快速吃到蛋糕的。

一旦主業利潤無法達成,為了履行承諾,未來3年,360不排除繼續陷入激進的財務政策中,強化資本運作,導致後續業務風險累積更多,透支未來業績更多。

我們相信,姚珏應該能看出這種壓力面。既然通過財務操作能安仁度過,360市值承壓也一定頗重。股價波動幅度應該不小。

事實上,過去一個多月,它的市值大幅縮水,已反映出過去一年多的激進財務策略。老實說,我們覺得它的市值水分較高。

在奇虎360的發展史上,姚鈺於它的價值,已經處於一個歷史高點。放在整個行業也是光彩照人。但是,她不太肯能置身於上述壓力之外。

此刻辭職而去,在我們看來,其實也是最佳的時間,稱得上急流勇退、功成名就。否則拖下去,2018年Q1、Q2財報,就可能削弱她的風光。

我們判斷,這應該是她辭職的主要原因。

當然,這不是度君子之心,不是否認姚珏離開奇虎360的意義,以及新的職業機遇的來臨。

其實,我們覺得,以她的資歷,在這個時間窗口,以她的資歷與專業度,或許能幫助更多需要融資甚至IPO的中國獨角獸們踏入資本市場,獲得更大的競技場。

事實上,我們確實也已經看到,最近幾年,一批從成熟企業中走出來的CFO,越來越呈現為「職業化」角色。就是說,他們會在許多新的公司之間快速遷移,完全短期的融資或者IPO目標後,會快速離場。這也是一個市場成熟的想像。當然它的成效(包括社會層面)是否完全合理,是要經過一段較長周期的沉澱才好下個粗略的結論。

不過,我們自己此刻的判斷是,姚珏不排除去趕下一批中國獨角獸企業群體集體變現的職業商機。或者她本身就是新一輪創業者。放在上面的邏輯里,則是追求更為獨立的個人價值、新的成就感、滿足感一層了。

所以說,姚珏辭別奇虎360,也是一種頗富深意的春秋筆法。一個詞,「繼往開來」罷了。


本文來源: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97857901338127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