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原自生不老承諾

有效的利用這項療程來預防最大限度的減緩衰老

Blog

一文讀懂杭州保姆縱火案:二審今日開庭 莫煥晶更換辯護律師

    作者:Cherry 时间:2018-05-17 13:02:12 標籤: 分類:

關注「保姆縱火案」二審

2018年2月24日,記者從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獲悉,杭州「藍色錢江」保姆放火、盜竊案被告人莫煥晶不服一審判決,日前提起上訴,浙江高院已受理此案。2018年5月14日晚,浙江法院公開網開庭公告發佈了案號為(2018)浙刑終82號案開庭信息,上訴人為莫煥晶,案件5月17日上午9時開庭審理。

二審前,莫煥晶更換了辯護律師,其辯護人吳鵬彬律師表示,會為莫煥晶爭取減刑。原告林生斌代理律師林傑表示,對於莫煥晶提出上訴並不意外,原告目前狀態平靜,最大的訴求依然是希望堅持一審原判,判處莫煥晶死刑立即執行。

一審消息回顧:

1、縱火保姆一審被判死刑

2018年2月9號,杭州中院一審公開宣判,以放火罪和盜竊罪二罪並罰,決定對「保姆放火案」被告人莫煥晶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莫煥晶當庭表示認罪。

2、被告辯護律師擅自退庭,案件延期審理

2017年12月21日,案件在杭州中院一審開庭審理。但開庭後不久,莫煥晶的辯護律師,廣東增泰律師事務所律師黨琳山因為管轄權問題沒有跟法院達成一致,離庭抗議,法庭宣佈休庭,延期審理。

黨琳山稱「本案在公安偵查階段,偵查機關故意不全面收集、調取證據,明顯是受到了辦案機關外部勢力的強力干擾。」

事發後,廣東省司法廳派出調查組赴杭州開展立案調查。調查組初步認定,黨琳山涉嫌在庭審過程中不遵守法庭紀律,未經許可擅自退庭,干擾訴訟正常進行,利用網絡炒作案件,造成嚴重的社會影響。根據《律師法》及律師執業管理相關規定,司法行政機關決定對黨琳山涉嫌違法違規行為行政處罰立案。

3、被告人辯護律師變更

杭州中院官微發佈通報稱,2018年1月5日下午,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何兵前來杭州中院,通過該院訴訟服務中心材料收轉窗口提交了被告人莫煥晶之父莫某某簽名的代為委託辯護材料。

1月12日,杭州中院官微發佈消息稱,被告人莫煥晶經過考慮後,於1月9日向杭州中院表示,其本人願意接受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兩名法律援助律師繼續擔任其辯護人。

4、受害者家屬要求公佈火災調查報告 其律師或提新證據

2017年12月25日,林生斌通過其微博「@老婆孩子在天堂」發出《信息公開申請書》,向杭州市公安消防局申請公佈火災調查報告和其他相關信息。

杭州市公安消防局官微12月26日發佈消息稱,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有關規定,在法定期限內做出答覆。

值得注意的是,被害人家屬林生斌律師林傑透露,為2月1日開庭做好新的準備,會提出新證據,但是要在庭後公佈。(據中新網)

被燒毀的房屋

案件回顧:

2017年6月22日凌晨5時許,位於杭州市上城區的一戶住宅突發火情。作為業主林生斌一家保姆的莫煥晶點燃書本引發火災,案件導致僱主朱小貞及其3名子女共4人死亡。並造成被害人房屋和鄰近房屋損失257萬餘元。事發時,保姆從專用的保姆電梯成功逃生。莫煥晶在其縱火的家庭從事保姆工作期間,多次竊取僱主家中財物。 法律文書證實,莫煥晶至少以被告身份涉及6起民間借貸糾紛,涉訴本金總額35.5萬元。

據查明,莫煥晶之前在浙江紹興、上海從事保姆工作期間,在三名僱主家有盜竊行為,均被僱主發現退還財物後被辭退。 莫煥晶的前僱主透露:「就在兩個月前,她找我借10萬元,我沒有借給她。」

7月1日,杭州市人民檢察院對「藍色錢江放火案」犯罪嫌疑人莫煥晶,以涉嫌放火罪、盜竊罪依法批准逮捕。

保姆莫煥晶

莫煥晶其人:嗜賭,曾多次上網查詢放火信息

杭州市上城區公安分局副局長酈兵介紹,火災發生後,市、區兩級公安機關迅速成立專案組開展現場勘查、走訪調查等偵查工作,認定系一起放火刑事案件,該戶保姆莫某晶有重大作案嫌疑。經審查,其對放火、盜竊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目前犯罪嫌疑人莫某晶已被依法執行逮捕。

警方調查發現,莫某晶長期沉溺於賭博,負債纍纍,2015年初外出避債打工,先後在浙江紹興、上海從事保姆工作,為獲取賭資曾盜竊三名僱主家中財物,均被發現後辭退。

2016年9月,犯罪嫌疑人莫某晶經上海某中介公司介紹,受僱於藍色錢江2幢1單元1802室被害人家中從事保姆工作。自2017年3月起,莫某晶再次以手機為載體頻繁進行網絡賭博,為獲取賭資,盜取被害人家中金器、手錶等貴重物品進行十餘次典當,至案發時尚有典當價格13萬餘元的物品未贖回。2017年3月至5月,莫某晶還以老家買房為藉口,先後5次向被害人朱某某借款共計11.4萬元用於賭博。6月21日晚,莫某晶將盜取的被害人家中手錶進行典當獲得資金3.75萬元用於網絡賭博,直至6月22日凌晨2時04分,其賬戶餘額僅剩0.85元。

警方調查還發現,6月22日凌晨2時至4時許,莫某晶頻繁用手機查詢「打火機自爆」、「沙發着火」、「窗簾着火」等與放火有關的關鍵詞信息。據犯罪嫌疑人莫某晶供述,凌晨4時55分左右,其在客廳用打火機點燃茶几上的一本書,扔在布藝沙發上導致火勢失控,後逃離現場,造成被害人朱某某及其3名子女吸入一氧化碳中毒,搶救無效死亡。

火災還原現場:

大火從6月22日5時許燒起,直到6點48分被撲滅,在這1個小時48分中,死者,消防和物業都做了什麼?

6月22日凌晨4點多,藍色錢江夜間巡邏人員按照日常路線,巡邏到了小區南區2號樓1單元。4點33分,該單元一樓東門的門禁收到了「進出門」信號,記錄下了這次巡邏。

凌晨5點,放置在藍色錢江北區的消防控制中心中的中樞機器——火災報警聯動控制器收到了首次火警信息,信號來自2號樓1單元18樓。這與官方調查基本吻合,根據杭州市公安局28日的通告內容,2017年6月22日凌晨5時許,犯罪嫌疑人莫某晶在該戶室內放火。

大火產生了濃煙,觸發了安裝在入戶走廊頂部的煙霧報警器。

煙霧報警器響起之後,一名藍色錢江的保安隊員趕往2號樓。他通過對講機向控制室確定了火災信息。火災報警控制器的記錄顯示:5點07分,控制器發出聯動啟動請求;5點08分,收到各聯動設備的反饋信息。聯動系統啟動後,17、18、19號樓的非消防設施電源被切斷,通風增壓設施自動打開,安裝在入戶走廊頂部的消防廣播開始用中英文雙語進行廣播。

火災報警聯動控制器顯示,之後,其他樓層陸續收到了火警信息和聯動請求,整棟樓的聯動系統被啟動。

確認火災信號後,該保安隊員趕往失火的18層。電梯監控記錄顯示,5點08分23秒,該保安隊員進入該單元電梯。到達18層後,該保安隊員又返回地面。

綠城物業方面表示,該保安隊員上到18樓發現煙霧很濃,出不去電梯,沒法接消防水帶。監控顯示,在電梯門打開時,有煙進入電梯。

在火災後第二天,上城區消防大隊對18樓的消防泵進行測試,記者在一段現場視頻看到,該消防栓可以正常使用。消防栓可以正常使用是指,噴槍可以達到1公升的動態壓力,射水距離可以達到10米。

在消防大隊收到報警的時候,屋內的人開始向外求救。

通訊記錄顯示,5點07分和5點08分,女主人朱小貞分別撥打電話給兩個同小區的朋友。

5點08分,這是目前所知她最後一次和外界聯絡。

在煙霧報警器觸發的15分鐘後,上城區消防大隊趕到了小區門口。消防大隊距離藍色錢江的路程為1.1公里。

監控記錄顯示,5點15分37秒,消防隊員正式進入了小區。

在場的多人證實,消防人員兵分兩路,一路聚集在入戶門,另一路從房間側面的保姆間破入。

根據《錢江晚報》的報道,消防員判斷入戶門距離起火點很近,如果強行破門,大火將噴涌而出,而旁邊是電梯井和消防樓梯,火焰可能向上蔓延。

因此消防員通過保姆門進入房間。

5點30分,小區保安負責人徐然禮從另一單元頂樓翻入着火單元,到達着火的1802房間保姆間門口,根據他提供的信息,死者朱小貞的哥哥朱慶豐一路跟隨他進入現場。

根據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區政府新聞辦公室消息,5點54分,火勢得到了控制;6點48分,大火被正式撲滅。

母子四人被發現倒在了女兒的卧室中,這個房間離起火點最遠。

記者在現場看到,卧室的小衛生間中有一扇可以開啟的窗戶,躍過窗戶就能進入保姆間,保姆間直通保姆電梯和消防通道。放火者莫某晶就是通過保姆電梯安全逃生的。

母子四人被送往浙江大學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9時39分,母親和女兒經搶救無效死亡,10時45分,兩個兒子經搶救無效死亡。

而在那1小時48分鐘裏,15平方米卧室中的母子四人經歷了怎樣的掙扎和絕望,也許永遠也無法知道了。


本文來源:http://super.feed.baidu.com:8080/cms/resourcenews/jumptobjh?bjhId=2939621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