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原自生不老承諾

有效的利用這項療程來預防最大限度的減緩衰老

Blog

  • 羅威-泡茶聊股票| Facebook

    羅威-泡茶聊股票. 12101 likes · 238 talking about this. CMoney理財寶「羅威KD生命力」選股程式http://www.cmoney.tw/app/luoway.

  • News_robot‏ @News_robot

    養顏小妙方:常嚼口香糖消除下眼袋:   ■ 姜瑜   眼部肌膚嬌嫩脆弱,保養不當很容易產生黑眼圈、眼袋,甚至是細紋。眼袋是讓愛美女性頭疼的問題,下面就為你介紹一些去眼袋的敷眼良方。   睡前在眼下部皮膚上貼無花果或黃瓜片... http://bit.ly/gGsLIC

  • 夏芳純- Google+

    親愛的朋友們今天要來介紹與分享女孩們寵愛自己的【極速熱塑V臉緊緻課程】 也就是把臉拉提變小V 臉課程,而且不僅僅如此,來MY SPACE體驗課程將使用塑顏第一 ...

鞏漢林委員:春晚是我們這個時代不可缺少的一道風景

    作者:SHELLEY 時間:2018-03-13 23:04:30 標籤: 分類:

連任三屆的全國政協委員鞏漢林。澎湃新聞記者 李聞鶯 圖

說起鞏漢林,很多人首先會想到,這是一張春晚熟面孔。

他從上世紀90年代起多次登上央視春晚舞台,與昔日搭檔趙麗蓉合作演繹《如此包裝》《打工奇遇》等經典小品,也因此成為春晚三十餘年來的特別記憶。

3月12日,已經連任三屆的全國政協委員鞏漢林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等多家媒體採訪。他表示,最近幾年不輕易登上央視春晚舞台,很大程度是因為心裏「有桿秤」,希望拿出符合期待值的作品。

「我們這個年齡,不需要再混臉熟,站在舞台上,我不敢說放光彩,總要給晚會添風采,不是添堵、添亂,添毛病。」在鞏漢林看來,今天的文藝工作者,既要關注生活,也要有工匠精神,只有從這兩點出發,才能創作出無愧於時代的作品。

我們這個年齡,不需要再混臉熟

澎湃新聞:最近幾年都沒見您上央視春晚,是有什麼考慮嗎?

鞏漢林:說實話,年年有人邀請,年年有劇組導演跟我溝通,包括今年。還有一年,最多拿來3個小品劇本。

但我總要有一桿秤,心裏得有底線。我們這個年齡,不需要再混臉熟,站在舞台上,我不敢說放光彩,總要給晚會添風采,不是添堵、添亂,添毛病。

我知道觀眾很期待,但觀眾不是想看你人出來,而是要看你帶給他什麼,這個底線我是要守住的。

澎湃新聞:所以是對劇本不夠滿意?

鞏漢林:有的劇本,我個人認為,沒有達到我心裏對春晚的期望值,那就要謝絕。作為一個有責任的文藝工作者,不僅僅要文化自信,還要有文化自律、文化自覺。該「封殺」自己的,必須「封殺」。

不然的話,你把你自己放出去,你知道有多少人失望嗎?人家會說,這人怎麼又出來,演的什麼啊……

出於我對這門藝術的熱愛,出於我對觀眾的尊重,更出於對春晚的敬意,必須拿出讓觀眾真正喜歡的作品,不能隨隨便便站在那個舞台。

澎湃新聞:但有人注意到您會上地方春晚。

鞏漢林:地方春晚,平台跟央視不一樣,大家接受的程度也不一樣。打個比方,全運會跟奧運會能一樣嗎?

我認為應該把更好的時間、最重要的時刻,留給更好的作品和演員。這不是犧牲自我,而是對藝術負責的態度。

所以我每年,老家(遼寧)的春晚一定要參加。其他一些衛視春晚或者央視喜劇欄目,也可能參加,唯獨不輕易上春晚。當然,一旦有好的作品,不讓我上(春晚),我也會想辦法去上。

好作品要紮實、不「對付」

澎湃新聞:那您覺得,一個好的小品劇本應該是怎樣的?

鞏漢林:從細微處入手,踏踏實實尋找生活的熱點,尋找群眾關心什麼。過去我們準備節目,基本是今年春晚結束,馬上就關注接下來這一年發生的熱點,為下一年春晚做準備。一般來說,我們的選材不止一個,而是像準備課題一樣,選2-3個。到年中的時候,團隊還要開碰頭會,溝通一下什麼題材合適。所謂因人制戲,量身打造,這樣節目才能好看。

澎湃新聞:您和趙麗蓉老師1995年春晚合作過一部經典作品《如此包裝》,創作靈感也是這麼來的嗎?

鞏漢林:我們當時也在想,1995年什麼最熱?「包裝」最熱。那時改革開放進入到一定階段,外來文化不斷入侵,大家都在說「包裝」。比如你不夠出名,「包裝」一下就能出名了。

按道理講,「包裝」是個中性詞,不代表貶義。但在當時那個年代,這個詞突然來到大家面前,讓我們的生活出現很多啼笑皆非的現象。比如有一些非常優秀的民族傳統藝術,也要去「包裝」。如果是符合規律地去「包裝」,也沒問題。但有一些人,就有一種崇洋媚外的心理,《如此包裝》諷刺的就是那樣一些人。

這個小品,就像我剛剛說的,屬於真正關注社會熱點問題,同時用藝術形式,以及最精道的手段把它呈現在舞台上。

澎湃新聞:確定題材以後,就節目本身,你們還要準備多長時間?

鞏漢林:最少1-2月,多的時候3個月。我們那時候上春晚,真是熬啊……劇本都是逐字逐句推演,大家好幾個月,就忙這一件事,其他都謝絕,這樣才能靜下心來。

我們都說,好作品要紮實、不「對付」。現在有些作品。好像「對付」似的,可能因為現在平台多、任務多,活兒也多,大家都忙。就好比我們忙的時候,吃飯也不一定有空,隨便吃口麵包,但是對身體不健康。同樣,如果是這樣做出的作品,觀眾能滿意嗎?

所以我認為,既然要上春晚,就要學會放下和捨得,一門心思做準備。文藝工作者一是要關注生活,第二要有工匠精神。從這兩點出發,才能創作出無愧於時代的作品。

觀眾可以要求你把春晚做的更好

澎湃新聞:那您這幾年還看春晚嗎?

鞏漢林:我最關注的就是春晚,不僅是央視春晚,各地春晚也看。看什麼?主要看喜劇小品,想看一看現在的年輕演員發展到什麼程度,他們的作品,有哪些是值得我們學習的。但是看完之後,有時覺得,心裏有點空。

這幾年,扯動我神經的作品不多。之前看過一個沈騰和馬麗演的小品,叫《扶不扶》,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們就是抓住當下社會最熱點的話題,雖然是一個喜劇小品,卻揭示了一個大的社會問題。

但這類作品相對就比較少。為什麼現在有一些備受矚目的晚會,留下的東西不多?我還是想呼籲現在這些喜劇藝術工作者,要真正深入生活、腳踏實地,而不是掛在嘴上(喊口號)。要了解喜劇,了解我們這個時代。掌握一些鮮活的故事再創作。

澎湃新聞:現在還有一種說法,認為看春晚的人少了,您有這種感覺嗎?

鞏漢林:不能少,可能選擇方式不一樣了。有的還是坐在電視機前,按傳統方式去欣賞。有的先不看,先玩,閒下來再打開手機看。關注春晚的人,相對來講可能在分流,但春晚是我們這個時代不可缺少的一道風景。

到現在為止,你看春晚也好,不看也好,一定會把這個話題掛在嘴邊。人們會說,你看今年春晚了嗎?今年春晚有啥?肯定會聊到春晚,這是30多年來給大家留下的一種印象深刻的藝術載體。

另外,從我個人角度認為,要想大家真的願意坐在電視機前看春晚,可能「春晚人」要下點功夫,我們不能強求觀眾一律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但反過來,觀眾完全可以要求你把春晚做得更好。返回騰訊網首頁>>


本文來源:http://news.qq.com/a/20180313/03186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