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科技

以美國為例,分析歐美發達國家土木工程現況怎樣?

以美國為例,分析歐美發達國家土木工程現況怎樣?

1883年5月24日,布魯克林大橋建成通車。

20世紀初的紐約,看著十分的繁華,在當時簡直是完爆全宇宙的感覺,如今都是老古董。

1931年4月11日,帝國大廈完工,變成當時世界第一高樓,並且聽說只用了一年多時間就竣工了,這類速率是否很熟悉。

1937年5月27日,金門大橋建成通車,和今日中國的各種特大橋,懸索橋占據全球橋梁排行榜如出一轍。

1938年6月,曼哈頓下城,如今去看,差不多還是這些建築。

由此可見,美國在上世紀30時代,基礎建設發展的相對運動與我國在二十世紀初是十分相似的,因此拿美國來比照時,具備很強的廣泛性。美國基礎設施修建較早,二戰前後是美國基礎建設的高峰期,到20世紀70時代,美國基礎設施網絡已基本成形,後續的基建投資集中在升級和維護層面。

以銅為鏡,能夠正衣冠;以古為鏡,能夠知興替;因此分析美國土木工程領域的現況,便是在思索大家未來的路該怎么走,進而防止犯相同的錯誤。

本文中見解主觀性很強,不確保完全正確,歡迎大家探討改正。

目前,美國有著超出22萬公裏的鐵路、656萬公裏的道路、1200公裏地鐵、1萬餘個機場和380萬公裏的輸油與輸氣管線,基礎設施總體和平均規模均處於全球主要國家前端,不會有過多新建的必要性。

起緣:美國鐵路破舊

美國基礎建設的基本情況:舊而不修

美國基礎設施目前面臨的關鍵問題是基礎設施破舊、老化嚴重,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經濟效率的提高。據2018年美國土木工程師協會(ASCE)分析報告,美國基礎設施平均水平為“D+”,即標准“基本小於規范”,發生“嚴重惡變”。ASCE警示,基礎設施如果不能明顯改進,將阻礙美國生產力,連累經濟發展,導致將來10年內美國內生產總值損失貼近4萬億美元,損失250萬只工作機會。

基礎設施出問題在美國已屢見不鮮。2018年底,美國亞特蘭大國際機場發生停電事故,影響過萬遊客行程,財產損失無法估算;2019年7月13日,紐約遭受規模性停電事故,7.3萬家住戶和商家受到影響。而不到一周時間內,7月19日晚高峰期,紐約市地鐵1/3的路線因電腦故障臨時停運超出一小時,紐約群眾第二次被基建故障影響。基礎設施難題已變成美國發展中的關鍵難題

進到新時代,美國基建老化難題愈演愈烈,而與其產生明顯對比的是中國基建的迅猛發展。美國基建好似進入了“老齡化”階段,而中國的基建正處於“人口紅利期”。

限定美國基礎建設的主要問題可歸結為兩大類:

美國財政赤字限定對基建的投資水准

美國基礎設施老化的關鍵原因在於後期的資金投入不足。州政府是基建投資的主體,聯邦政府對跨州的基礎設施提供融資適用。20世紀70時代美國政府實施“新聯邦主義”,當地政府基礎設施的建設職責進一步強化。在美國的預算支出中,選用非國防固資投資額去考量美國公共資產對基礎設施的資金支持,在二戰前後政府基建投資占GDP的比重各自達到4.5%和4.3%上下。20世紀60年代末70時代初,美國政府基建投資開始降低,在2008年金融危機發生以後,伴隨著奧巴馬政府基建投資計劃促進下,美國政府基建投資占GDP的比例才有所回暖,但仍然僅保持3.3%上下。

另一方面,2011年共和黨獲得對國會眾議院控制權,奧巴馬的基建投資政策遭受國會抵制,而地方政府債務難題又進一步凸顯,美國政府基建投資占比明顯降低,2016年降到二戰結束至今的最低值。ASCE預估,2016~2025年,美國基礎建設投資面臨1.44萬億美元資金短缺。

美國各種基本建設投資空缺

美國目前在基建的投資上關鍵分成資本支出與運營維護開支。聯邦政府主要負責對新增基建的資本支出,而當地政府承擔已有基建的運營維護開支。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統計,2017年美國公共部門對基建僅占GPD2.4%,而且在聯邦開支中,三分之二的資金用以對新的、改善的或修複的構造和設備,州和政府也發生對新增基建的投資可是更大占比在基礎設施經營和維護開支上。

聯邦政府在基建中大量表現注資少,管控多;而基建的主體當地政府大量表現為管束大,沒動力的特點。美國基建維護經費約1/5由聯邦財政支付,約4/5由地區財政支付,各州承擔內部基礎設施的經費,聯邦承擔州際設備的經費。而聯邦投入的不同基礎設施占比也略有不同,高速路占比達28%,而水利設施占比僅4%。聯邦盡管僅付款小部分基礎設施花費,但側重於用聯邦管控和規范覆蓋全部基建項目,撥款時會許多附加規定和要求,增強了地區基建的難度。

目前,美國的大部分中小基建項目的主要融資土木工程課程模式是當地政府發債。可是地方財政處在赤字情況。加上巨額的社保支出,地區慢慢降低了對基建的投入,基礎設施債更是十分困難,只能祈禱聯邦政府的撥款。美國自打1990年開始債務利息持續開支,在2017年達到1064億美金。伴隨著特朗普基建計劃的出台,地區基建壓力並沒緩解,基建計劃的實質是靠地區自籌資金,聯邦政府的出資僅占很小部分。

美國預算與優先政策中心彙報稱,當地政府投入基建的支出占其生產總值的比重還在慢慢降低,此外聯邦政府的撥款還在降低,地區基建資產的空缺越來越大。隨著州際公路系統建設完成,道路建設資產下發至當地政府也側重於償還債券利息,沒法立刻用以新建項目中。

國防支出長期占占政府支出的10%上下,造成基建止步不前

1960—1990年,美國經濟進入高速發展期,針對基建的投資也出現了較大規模的增長,關鍵集中與鐵路、道路和能源業和工程建築開支,經曆過1960-1970年的光滑期後,開始較大幅度地增長。美國基建投資規模從1980年到2006年快速增長,2007—2008年因為遭受金融危機影響基建規模止步不前,以後到2010年有所旋轉,開始維持遲緩增長的趨勢。在美國基建財政收支占比的數據中,總體上展現輕緩下降趨勢。1960年—1980年基建開支占比保持在8%上下。1980年開始緩慢降低,2001年發生短暫升高,以後跌破6%,遲緩降低維持至2016年。

美國國防支出近些年維持下降趨勢,但是仍然維持10%上下的高占比,2018年達到6400億美金,為世界之最,全球軍費降低的大趨勢下,美國仍然維持如此強的支出,變成基建投資的關鍵限定之一。

推薦文章